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诸侯OL原创小说三国歪传一

发布时间:2020-02-11 05:08:05 阅读: 来源:破碎机厂家

第一章 马元义定计灭杨家 灭门祸杨义死脱祸

说书唱戏劝人方,

三条大路走中央。

善恶到头终有报,

人间正道是沧桑。

话说, 我们的主人公出生在荆州武陵一富户家中。姓杨名义字德公。家中一姊,姓杨名菁。生的是花容月貌,与武陵当地富户苏家之子定下姻亲。家有父母在堂。杨大户很喜欢这一独子,而杨义自小喜欢舞枪弄棒,杨大户便花大钱遍请武术教师来教授杨义武艺,而这杨义好学勤奋。六岁习武。十六岁便通晓十八路武器用法。虽此可毕竟高人不是有钱就能请到的。这少年杨义便自己习练起自己所会的兵刃。到了十八岁,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镗棍铄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的基本技法就烂熟于胸。为人仗义。恶于乱官。

一日,这杨义正在武陵城外习练武艺,看到家丁杨方奔来,边跑边叫:“少爷,不好了。老爷出事了。”杨义心头一紧,急忙收住拳脚,杨方跑到杨义面前,杨义一打量,发现杨方满头大汗。到了杨义面前脚下一软,杨义急忙扶住,问到:“怎么回事?这么急?”心想道:“莫不是家里出了大事。”杨方道:“少爷,早上你出去后。家里来了个道士,您也知道。老爷他常事黄老之学,自然礼遇有加。两人在书房相谈甚欢,可是不知怎么,老爷面色铁青就叫我谢客。那来的道士只是笑了笑,就稽首告辞了。不成想到了未时。老爷突然面色潮红,和发瘟一样倒地不起。大夫也请了。老太太让你回去看看。”杨义未及杨方说完,便展开步伐向家中奔去。到了武陵县杨宅,发现老父浑身都成诡异的红色身上温度却低得可怕。转头问县上医生。医生摇摇头道:“老夫行医四十载,未见此怪病也,勿怪。”杨老夫人一听,大夫虽未言明,意下却是要为杨老爷准备后事了。

杨义送走大夫回到内堂,见老母哭泣。连忙安慰。良久,杨母不支,终于睡下。夜下杨义心下烦躁,出去到武陵县后山山坡温习武艺。心下无奈。却在叹气之时,从山上古槐后转出一少年道士。少年道士开口道:“这位善信,可有何事与小道说说。”杨义打量着这少年道士:穿一身灰布道袍洗得却已发白,杂编的草鞋,面色却是白净,头发散乱未梳起道髻。因杨老爷信奉黄老,经常招待些过路道士。这少年明显是一落魄道士。便稽首道:“小道长有所不知,老父突发怪病。医者无方。念及老父性命,故而叹气”。少年道士哈哈一笑:“善信可信小道否?小道自幼随师傅学习符篆之术,也制得符水,调成丹汞。若信小道,小道可到善信家看下老善信情况。”杨义大喜忙拜谢道:“那就有劳道长了。未及问过道长法讳。”少年道士道:“无妨,小道马元义,善信请引路。”到得杨宅,杨义一路引这马元义到的内堂。

待得进入杨宅,这马元义便四处张望内堂,心下默记住了这杨宅有多少家丁,宅院分布所在。杨义并未注意到这马元义眼中闪过的凶光。到的内堂后,马元义默掐住杨老爷腕脉,而后令家仆取水,马元义烧掉一片檄符印的杨老爷眉心。杨老爷红潮猛退,体温也渐渐回升正常。半晌后,杨老爷睁眼四顾。杨夫人心下欢喜上去抱住老伴。杨义与其姐杨菁往元义拜倒。口称多谢。元义扶起二人:“务须多谢,方外之人举手之劳。”转头与刚醒的杨老爷道:“老善信乃是中了煞,此内堂乃是五曜冲煞之位,多年受灵气镇压得煞盈则福至之气。如今镇压得灵气已尽,如此,老善信需将内堂搬至南斗照耀之地,院落东方,南斗廉贞星,巨门星之位,且让出内堂起出镇堂之物镇与南斗贪狼星,破军星之位。并将正北仆从房让出则可化解镇压所淤煞气”。杨老爷料到自己乃这马元义所救。忙稽首到:“谢道长救命之恩,本来仙家有言不敢不从。可老夫年少之时,一仙家告之如此居列庭院,可包我一世富贵无忧。如此~~~。”马元义道:“呵呵,如此乃是百煞犯天之阵,逆天而得的富贵是要用命换的。既然长者不信,小道士只能算是尽心了。告辞!”杨老爷忙阻拦到:“小道长留步,今日早时一道者到来也说的这番话。您容我思虑一下,若要重镇煞气还得靠小道长了,可否在寒舍盘桓数日。”马元义低头思沉到:“好吧!麻烦你将我安排在正南厅堂。我可暂镇住煞气。”杨老爷忙命人去布置南厅,拜谢道:“那就有劳小仙长了。”

待得百日,杨老爷之病是有发作,马元义则檄符做之。而杨家之女杨菁慢慢对这年轻落魄的小仙长心生爱慕。而武陵苏家突然就退掉了婚约。顺理而下,杨菁与这马元义感情日深。杨义也发现这马元义不仅有一身神奇的道术还有着不弱的武艺。多时接触杨家对这少年道士奉为神仙。待得一次杨老爷昏阙五日。杨家决定重新布局风水,而杨家也了解到这马元义乃南华真人所传太平道弟子,不禁婚娶。杨老欲将杨菁配与元义。一作为女选夫,二则为家冲喜。听得马元义乃孤儿,师傅在山上许久未下过山,则决定招赘元义做婿。定于五月二十四,南极大帝诞日举行婚礼并定居。

五月二十四日,正午时马元义与杨老爷沐身先拜南极诞辰,杨家直旁三系共四百八十五口全部参加了杨老招赘的仪式。是夜,杨菁熟睡下突然发现身旁的马元义起身,正要询问突感喉咙一紧,无法出声,挣目下,马元义目射两道血光。突然感到外面惨叫声四起。杨菁惊恐的看着刚刚成亲的夫君。突然马元义拎起只穿着亵衣的杨菁走到了屋外,这里那里还是杨宅,完全是修罗场,屠人域。马元义放下杨菁 走向了被缚的杨老爷,道:“杨老,很奇怪是不是?很不甘是不是?我来告诉你发生了什么吧?四十年前,你得到了一支帛片,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师父是当年向你讨要那部帛片的道人的弟子,当年师祖被南斗星君击伤你家又因为风水阵势使得无法使用道术,师祖便找到了师傅,师傅本身行医,当日你就是中了我师父的毒,后来我来了,给你下毒解毒当然很容易了。明白了吧!既然要你死,你的财宝也要得到手啊!所以才引得你搬家,一为破你风水,二为探得你镇家财宝在何处。既然你傻呼呼的非要把女儿给我,那我还不要嘛?放心吧。你死后全家都会为你陪葬的,动手。”

杨老头此时目呲欲裂,恨也无能为力。片刻间,人头落了一地。马元义轻轻抚摸了下杨菁的头。突然手上闪出一道青芒,杨菁睁着惊恐的眼睛,一点也不相信这就是几个时辰前还同她亲热的丈夫,半年间对她软语温存的情人。马元义没有一次怜悯,这时一个手下来报:“报上使,杨家共四百八十四具尸体!”马元义“嗯?”清点后,马元义道:“走了杨义,杨宅四面都被围住了,他怎么跑的?”这时又有人回报:“报上使,柴房后发现一狗洞!”马元义一声令下 :“追。”杨义一路惊逃,这时后面的喊声越来越近。杨义还不能接受头夜喜气洋洋的举行婚礼,这时全家就只剩他一个人了。这时的杨义只想到:“逃,我要报仇。”。后方越来越近,而他却是跑到了江边。后方马元义道:“别跑了,你知道我们不会放过你的。”杨义大怒。依江回头挺枪刺向马元义,马元义双手一捋枪杆,杨义感到双手剧震,长枪转眼到了马元义手中。接着只见马元义单手一抖,长枪直刺杨义,一枪避无可避。杨义一闭眼喊道:“父母,姐姐。我来了。”跳向江中。马元义向下一看湍急的江水,道:“走吧。如此江流。谁能活下去。”便回身收拾杨宅去了。

却说杨义跳入江中,直接被湍流的江水向下游冲去。不多时就昏迷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发觉有人在向他嘴里灌些稀粥。慢慢的热粥下肚自己也有了点知觉,睁开眼睛看到一个不大的小丫头坐在床边正准备喂自己药。这女子年纪虽小,却也明月皓齿。看得出将来一定是个美人。杨义动了动自己的手却发现连手指都无法移动。小女孩道,这里是天香村。祝老伯说了:让你不要动。你需要什么?杨义有些不好意思道:

“~~~~”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广州筹划税务网

会计税务代办

广州注册公司经营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