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央近期连续开会副总理比经济学家谨我的钢铁【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07-15 20:15:16 阅读: 来源:破碎机厂家

中央近期连续开会 副总理比经济学家谨!_我的钢铁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所长、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扬在清华大学经济形势讨论会上表示,全球经济可能面临长达5年的衰退期,中国复苏速度会快一些,但在未找到新增长点前经济掉头向上仍存在困难,整个恢复过程将呈"W"型。

不能为保增长而放弃改革私人投资需跟上

李扬表示,当前中国经济的两大问题,一是保增长,二是深化改革,不能为保增长而放松经济标准,尤其不能放弃改革方向。"最近当局多次强调,不要为了保增长忽略改革。我想这是长远的。目前仍在蔓延的金融危机,就是由次贷这一不慎的财务举措所引发。次贷推出不是因为美国人傻,而是当时经济下滑,常规办法不能有效阻挠下滑趋势,所以采取了极端办法。现在我们看到了恶果。"

他指出,4万亿政府投资对刺激经济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整体经济复苏仍有待于企业和私人投资跟上。"从机制上分析,经济下滑需要刺激,最先、最容易启动的是政府融资。4万亿投资非常强,对阻遏下滑趋势有很大作用。但企业投资和私人资本也要跟得上。这个情况不那么简单。"

"上一次亚洲金融危机非常典型。先是政府十分强势,但私人资本、民间资本跟进较缓慢。经济恢复需要一个过程,那是黎明前的黑暗,可能越刺激越不好。"

李扬认为,当前私人资本仍在观望经济形势和国内宏观调控的连续性。"都在看美国和国内的情况。3月份贷款出来4月份就马上讨论举措,说明人们对政策的连续性、坚决度还有所怀疑。这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宏调获得广泛认同后才会有改变。"

他建议称,下一步应以要素价格和资本市场改革带动增长。"要素价格如果不改,目前可供投资的领域就缺乏商业可持续性。基建、社保和环保投下去不赚钱,所以人们不愿意投。要吸引投资进入这些领域,必须以改革收费标准和定价机制为前提。而内地资本市场已经9个月分文不见,这方面也需要改革。"

"温总理说经济情况比预想的好,说明他原来预想坏"

李扬指出,温家宝总理表态称经济情况比预想的好,说明他原来预想坏。"刚刚推出稳定外需的措施,日前又以极大规模推出中小企业融资政策,把事情搞这么大,主要是跟就业、经济形势有很大关系。"

他认为,内地投资从数字上看很高,但在实体领域却似乎不高。"目前我们对投资的统计还存在问题,比如银行贷款放下去,贷到企业就被计入投资数据,但企业是不是用于购买或实际投资,在统计上还照顾不到。"

针对内地近两月存贷款和投资的高速增长,李扬表示,存款(尤其是企业存款)以高于贷款和投资的速度增长,在历史上非常少见。"我们有理由认为,一定是银行和企业在做一些安排,这是个现实的考虑。钱虽然下去了,但在产能过剩和经济下滑的情况下,贸然投资对企业和银行来说都是坏情况。"

"最近党中央、国务院相关部门连续开了若干次会,主要决策人说话比较谨慎,比如副总理就比经济学家谨慎。"

"我不做预测,预测非常困难且极为危险"

针对近期各界对经济走势乐观预期的抬头,李扬泼了一瓢"凉水"。他指出,中国经济恢复会比较缓慢,政府和企业需对可能较长的全球衰退期做好准备。"这次危机实际上是科技创新耗尽所导致。从长远看,中国还需寻找新增长点。没有增长点企业就没有新投资,而没有新企业就没有就业和收入。所以在没找到新增长点前,经济要想掉头向上比较困难。"

他表示,目前学界虽看好新能源,但有研究表明,与当年的IT行业相比,IT是给经济做加法,而新能源革命可能是做减法,对经济的刺激作用或许并不那么乐观。

"最悲观估计,经济将面临五年衰退期。"他表示。"再坏下去的概率小了,但掉头向上的概率也不大,目前还需要调整。我们已经经历了30年的高增长,要回到好的时候,需要一定时间。这一过程将是个中周期。"

"我不做预测,预测非常困难,而且极为危险。聪明人搞长期预测,死无对证,笨人搞短期预测,所以要做中期预测。我虽不预测,但是非常关注别人的预测。我比较倾向中国经济W型复苏的观点。"

李扬认为,中国在工业化、城市化、社保等方面的投资仍很欠缺。"如果能在这些方面有进展,我们的经济恢复会快些,也许只需一两年。全球经济还是美国主导,中国情况与它们相比很特殊,我们不需要那么长的复苏周期。"

中国经济"迷雾"环绕学界仍存巨大争议

事实上,关于中国经济走势的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学界相继给出了V型、U型、W型、L型、√型、反√型和大锅底型等7种预测。随着近期部分经济数据出现回暖迹象,人们的预期也纷纷开始往乐观方向转变。但眼下的回升究竟是全面复苏启动的信号还是暂时性的"回光返照",学者之间争议巨大。此外,经济数据频频"打架",也颇令人费解。

同日的讨论会上,发改委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就对内地5月份8.9%的工业增速表示了重大怀疑。他指出,实际工业增速或许只有5%。"用电量指标和上月相比只恢复0.5%,工业增速怎么会恢复那么多?我们的统计数据有很大问题,当箫条来临时,地方就用统计做贡献,不是真正增长。"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则表示,实际工业增速还需再往下压,可能还不到5%。"电力增速是-3.55%,虽然统计局说经济增长和电力会有偏离,但电力是负零点几,经济增长1点左右。中国的差距却达10多个百分点,世界上没有这样的情况。"

王建认为,投资数据可能真实,但大量的信贷资金却用于加快原有项目建设,这将导致更严重的产能过剩。"如果当前的投资额,表现的是以前快完成的项目就很麻烦。五月份投资额结构中,水泥、有色金属等投资增速20%多,制造业投资增速29%。刺激措施看来是加快了'已经形成的产能'的投产结果。"

社科院人口所所长蔡昉也指出,4万亿政府投资的结构仍存在优化空间。"60%-70%投向中西部,这本来是好事。但如果违背比较优势产业结构的趋势,再加上又是政府主导投资,可能会强化扭曲的结构。此外,如果重新设计最大化的就业投资结构,我们估算可以创造出8000多万岗位。而现有的结构只能创造5000多万。"

对于未来的经济走势,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李稻葵表达了与李扬相反的观点。他表示,狭义的危机已基本过去,全球有可能在1-2年内恢复较高的增长水平,中国经济增长率今明两年将处于上升通道。但袁钢明认为,中国经济下滑和上升的力量仍在交叉拉锯,且下滑的力量要超过回升的力量,悲观预测下滑期将持续两年。(来源:凤凰网)

化粪池清掏机

力传感器

屠宰污水处理设备

外盘期货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