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朱温称帝后朱全昱为什么要骂朱温是乱臣贼子

发布时间:2021-01-11 16:53:18 阅读: 来源:破碎机厂家

朱温称帝后,朱全昱为什么要骂朱温是乱臣贼子?

下面就一起来看看小编带来的朱温称帝后,却遭哥哥朱全昱大骂没有资格,朱温也只能忍气吞声。

朱温强攻李茂贞,活活将一个凤翔几乎围成死城。李茂贞无奈,只好将唐昭宗放出。朱温身穿素服请罪,迎接唐昭宗进营。朱温见到唐昭宗后,痛哭流涕,磕头不止。唐昭宗命韩偓将朱温扶起,他也哭着说:“宗庙社稷,多亏了有你才得以安宁。朕与宗族,依靠你才重获新生。”昭宗亲自解下身上的玉带赐给朱温。朱温单骑在昭宗车驾前当向导开路,昭宗下诏让朱温休息。朱温这才令朱友伦带领士兵护送昭宗回京城。当晚,昭宗车驾到达岐山,第二天到达兴平,崔胤带领百官出外将昭宗迎入京城。

朱温和崔胤朝见昭宗,崔胤对昭宗说:“国初天下太平的时候,宦官不被允许掌握兵权干预政事。从天宝以来,宦官才逐渐得势。贞元末期,将羽林军分成左右神策军以便护卫,这才开始令宦官统领,以两千人为定制。从此后,宦官掌管机密,干涉政务,上下结党,共为不法之事,大到煽动藩镇倾危国家,小则卖官鬻爵,蠹害朝政。王室衰乱,宦官就是最大的原因,不翦除祸害的根由,恐怕祸难终究无法平息、。请将内诸司使全部罢黜,将原先宦官掌管的政务交给朝廷各部管理,将出外担任监军的宦官全都召回来。”昭宗听从了崔胤的建议。当天,朱温命兵士将宦官数百人驱赶到内侍省,将他们全部杀死。出使外地的宦官,下诏所在的藩镇将逮捕杀掉,只留下了年纪弱小的三十人留在宫中作洒扫的粗活。昭宗怜悯宦官中有许多无罪之人,写文祭奠他们。

天复三年(公元903年)二月,昭宗下诏:“之前在凤翔的时候所委任的官员,一概停职。”此时宦官几乎全都被杀,只有河东监军张承业、幽州监军张居翰等人被李克用、刘仁恭藏匿,才得以存活。昭宗对韩偓说:“崔胤虽然尽忠,但比起你来,他多用权术。韩偓回答说:“凡是治理天下之人,万国都是他的耳目,怎么可以用权术欺骗呢。不如推诚布公,虽然每日计算起来可能不足,但如果以年来计算则会有余。”崔胤倚朱温为靠山,骄横跋扈,对自己厌恶的大臣进行处罚或者干脆赐死。昭宗和大臣商议要褒奖朱温,想让皇子担任诸道兵马元帅,让朱温为副手。崔胤请让辉王李祚担任,而昭宗倾向年长的濮王。崔胤得到朱温的授意,认为辉王李祚年纪幼小可以利用,所以始终坚持。昭宗不得已,最后只能任命辉王李祚作为诸道兵马元帅。随后,昭宗加封朱温太尉,担任副元帅,进爵梁王。从此后,崔胤更是专权,昭宗无论想要做什么都需要先和崔胤商议。朝廷的奖惩全都出自崔胤的爱憎,中外之人都对崔胤非常畏惧。昭宗从凤翔返回后,想用韩偓为宰相,韩偓推荐赵崇和王赞代替自己。崔胤憎恶他们分自己的权力,就让朱温入朝阻挠。朱温见到昭宗说:“赵崇轻薄,王赞没有才能,韩偓凭什么当宰相!”昭宗看到朱温怒目而视,不得已只好作罢,将韩偓贬职为濮州司马。昭宗私下握着韩偓的手哭着道别。韩偓说:“臣不过是远远贬职而不是被处死已经很幸运了,臣实在不忍心见到篡逆弑君的耻辱。”朱温奏请留下士兵万人,让朱友伦担任左军宿卫都指挥使,将自己的旧将分布京城各处统领军队,安排好后,这才辞别昭宗,回到藩镇。

李克用的使者回到晋阳,向他述说崔胤的专横。李克用说:“崔胤作为大臣,外面依靠朱温,内里挟持君王,秉持朝政,又手握兵权。如此权重而对他怨恨的人又多,早晚一定会有祸端。我已经可以看到国破人亡了。”使者告诉李克用,朱温临离开长安的时候对昭宗说:李克用对臣,没有大的仇恨,希望能够给他厚加赏赐,派大臣安抚,让他知道我的意思。李克用听后笑着说:“贼子是想要对青州用兵,害怕我袭击他的后方罢了。”朱温击破李茂贞,并吞关中后,就有了篡逆的心思。崔胤毕竟还是尽忠唐室,他与朱温表面上还和以前一样,但心中已经开始防备他。崔胤对朱温说:“长安接近李茂贞,不能不设防备。目前京畿的六军十二卫,虚有其名而已,请招募士兵填补上,使你没有西顾之忧。”朱温当然看破了崔胤的意思,他答应了崔胤,私下派遣自己军中的壮士去应募来监视崔胤。崔胤却不知道,他和郑元规等人日夜整顿军备。所以朱友伦一死,朱温第一个就怀疑到崔胤头上。此后,朱温开始产生了劫持天子前往洛阳的想法。

第二年春正月,朱温上表奏称崔胤专权乱国,离间君臣,请昭宗下诏将崔胤和他的党羽诛杀。昭宗畏惧朱温兵力强大,只好下诏将崔胤贬职。朱温密令朱友谅带领士兵围住崔胤的府邸,将崔胤一家人全都杀死。昭宗在华州的时候,朱温屡次上表请昭宗迁都洛阳,都被拒绝。朱温攻克邠州时,荆南节度使杨崇本的妻子在河中,被朱温掠走。杨崇本大怒,派使者对李茂贞说:“唐室将要被灭亡,你忍心坐视么!”于是杨崇本、李茂贞合兵攻打京畿。这却给了朱温一个很好的借口。他派遣牙将寇彦卿声称邠、歧军进逼京畿,请昭宗迁都。朱温令军士督促皇上和文武百官、百姓东行前往洛阳。百姓无不痛骂说:“贼臣崔胤勾结逆贼朱温来颠覆社稷,让我们遭受流离之苦。”朱温令张廷范担任御营使,毁坏掉长安的宫殿和房屋,将木柴顺着渭水飘下,长安从此成为废墟。朱温随后发动河南等地工匠数万人,在洛阳营造宫室。昭宗的车驾到达滑州的时候,百姓夹道高呼万岁。昭宗哭着说:“不要再呼万岁了,我不能再成为你们的皇帝了。”昭宗住在兴德宫,对侍臣说:“俗话说“纥干山头冻杀雀,何不飞去生处乐’,朕如今漂泊无依,不知道最后会落脚在哪里。”说完痛哭不止。昭宗到达陕州的时候,因为洛阳的宫室还没有建成,暂时停留在陕州。朱温从河中来朝见,昭宗带朱温到寝室内拜见何后,何后哭着说:“从今以后皇上夫妇全都依靠你了。”昭宗虽然不想坐以待毙,私下派出使臣向蜀地王建求救。但朱温兵力强大,将王建拦住,不能东进。

天祐元年(公元904年)三月,昭宗设宴款待群臣。宴席结束后,昭宗单独留下朱温和韩建继续饮酒。此时皇后亲自捧着酒杯走出,向朱温敬酒。韩建偷偷踩了踩朱温的脚,朱温怀疑昭宗要谋杀自己,以喝醉为借口,没有饮酒就离席而出昭宗不久后又秘密派使者带着布帛的诏书向王建、李克用和杨行密告急,让他们集合藩镇的士兵匡扶皇室。昭宗在诏书上说:“朕到了洛阳之后,一定会被朱温幽禁,一切诏书全都出自朱温之手,我再也不能向你们传达旨意了。”夏四月,朱温上奏说洛阳宫室已经完成,请昭宗尽快出发。昭宗屡次让宫人告诉朱温因为皇后刚刚生小孩,身体虚弱不能上路,请等到十月份再东行。但朱温怀疑昭宗这是缓兵之计,非常愤怒,对牙将寇彦卿说:“你立刻到陕州,即日督促皇上东行。”朱温后来得知是司天监上奏说:“星气有所变化,应在今年秋天,不利东行。”他就下令将司天监等人全都杀死。昭宗一路东行,在谷水附近休息。自从崔胤死后,六军军士早已经零散,只有一些击球供奉、内园小儿一共二百多人跟随昭宗东行。但就是这样,朱温对这些人也有所顾忌。他将这些人召集起来,全都勒死。然后朱温选了二百多与这些人体形大小差不多的,让他们穿上这些人的衣服,代替他们侍卫,昭宗过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原来自己身边都已经是朱温的人了。到达洛阳后,昭宗宴请朱温和百官。酒席后,昭宗召朱温到内殿赴宴,朱温有所怀疑,不肯去。昭宗说:“既然你不愿意来,可以让敬翔来。”敬翔是朱温的左膀右臂,他也不肯让敬翔冒险,就推敬翔走,推辞说敬翔也喝醉了。朱温不久后就离开洛阳,回到了大梁城。昭宗自从离开长安后,每天都担忧遭遇毒手,与皇后每天借酒消愁,或者相对哭泣。朱温让枢密使蒋玄晖监视昭宗,将昭宗的一举一动全都记录下来。昭宗曾经对蒋玄晖说:“德王是我心爱的儿子,朱温为什么坚持要杀他呢?”说着昭宗流下眼泪,咬破了自己的中指,血流如注。蒋玄晖将这事告诉了朱温,朱温心中更加不安。如今李茂贞等人合兵以兴复为旗号征讨朱温。朱温恐怕昭宗在内有变故,就想要立一个年幼的皇帝,好图谋禅让的事情。朱温派出李振到达洛阳,下令让蒋玄晖、朱友恭、氏叔琮弑君。

公元904年八月的一天,昭宗正在椒殿,蒋玄晖等人连夜叩门,声称有军情需要禀告,要面见皇上。夫人裴贞一开门后,看到都是士兵,就问:“有急奏带兵干什么?”被军官史太杀死。蒋玄晖又向人询问昭宗在何处。昭仪李渐荣在窗前大呼说:“你可以杀死我们,不要伤害皇上。”昭宗本来酒醉,听到大喊连忙爬起想要逃跑,被史太追上杀死。李渐荣想用身体掩护昭宗,也被史太杀死。第二天,蒋玄晖伪造诏书声称李渐荣、裴贞一弑君,要立辉王李祚为皇太子,监军国事。辉王李祚登基时年仅十三岁,是为唐朝的最后一个皇帝昭宣帝,也即唐哀帝。朱温接到朱友恭等人杀死昭宗的消息后,佯装吃惊的样子,伏在地上痛哭说:“这些人负我啊,让我受万代恶名。”朱温赶往洛阳,见到昭宣帝后,请旨讨贼。他将弑君的罪名全都推在朱友恭、氏叔琮等人身上,妄想欺骗天下人。朱友恭在临死时大呼说:“出卖我们想要堵住天下人之后,想要欺骗鬼神么!你如此行事,一定会绝后!”朱温急于让昭宣帝禅位给自己,私下让蔣玄晖等人计划这件事。蒋玄晖等人商量后,认为从魏晋以来都是先封大国,加九锡,然后再受禅让。他们安排好流程后,上报朱温。谁知朱温看了之后却大怒,蒋玄晖等人很害怕,就向朱温讲述了如此安排的道理。朱温却说:“你们这些人就是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阻碍我,就算我不受九锡,就不能当天子了么?”蒋玄晖分辨说:“唐室的运数已经到了,天命归属大王您,这无论什么人都知道。我们不是敢辜负大王的恩德,只是如今晋、燕等诸侯尚在,而且都与我们为仇,大王如果仓促受禅让,恐怕他们不服。所以我们才按照礼仪来,这是想要为大王创立万代的基业。”朱温对这些人哭笑不得,只好呵斥他们,让他们退下。蒋玄晖等人还是决定先给朱温加九锡,进封魏王。但朱温认为这礼数实在时间太长,拒绝不受。柳璨对昭宣帝说:“如今人心都归顺梁王,陛下正好于此时放下千斤重担。”随后面对昭宣帝加封九锡的诏书,朱温装模作样地推辞了三次,这才接受。但实际上这个时候,朱温早已经在大梁把皇宫都修好了。兔死狗烹,朱温接受魏王之封后,找借口杀死了蒋玄晖等人,又诬陷何太后与蒋玄晖私通,将何太后也杀死。

朱温因为河北的藩镇都已经服从自己,只有幽州和沧州没有攻下,想要大举攻打。在出兵之前,朱温想要坚定士卒之心,但昭义节度使丁会因为朱温弑君而以潞州投降了李克用,这让朱温威望受到重创,他就想要迅速接受禅让来提升士气。朱温带兵进入魏博。魏博节度使罗绍威害怕朱温袭击自己,就去见朱温说:“如今四方举兵成为大王忧患的人,都是打着拥护唐室的旗号,大王不如尽早灭唐来断绝他们的期望。”朱温虽然口头上拒绝,但实际上对罗绍威很有好感。朱温回到大梁后不久,就令昭宣帝禅位给自己。朱温的哥哥朱全昱听到朱温即将称帝的消息,对朱温说:“朱三,你也可以做天子么!”

朱温称帝的当天,召集百官群臣饮酒宴会。朱温举酒说:“朕辅政的时间不久,多苦诸位的推戴之力。”在场的唐室官员全都心中惭愧,低头不能回答。与百官饮宴后,朱温又和宗室亲戚在宫中饮酒。朱全昱忽然将骰子扔到盆中,斜着眼睛看着朱温说:“朱三,你不过是砀山一个百姓。你跟随黄巢当强盜,天子任命你为四镇节度使,富贵已经到极限。何苦一旦间灭唐室三百年社稷,自称皇帝!这是要被灭族的,还有心情赌博!”朱温非常不高兴,但对自己的哥哥也无可奈何。第二天,朱温命有司祭告天地,改元,国号大梁。

刀模机

收购手机排线

震动探测器